电影

扫黑风暴电影

电影爱好者基地

点击免费看电影杨青青个人微信号:476847113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扫黑风暴

扫黑风暴原型案件(扫黑风暴第一季写的是谁的原型)

2021-08-29 15:11:38扫黑风暴0

《扫黑风暴》播出这些天,连续霸屏收视榜第一,除了剧情吸引人,更有一众好演员的倾力表演。

最重要的还是这部剧的题材,它来自于我们熟知的套路贷,裸贷和欺行霸市以及官商勾结等各个选题。实际上,《扫黑风暴》中的几个大案全部取材于真实案例。

第一个:孙兴凌辱徐英子案件

在剧中,徐英子的弟弟裸贷借钱,一次他在厕所无意中听到喝醉的孙兴说出他曾经是死去的高赫的秘密,他把孙兴说的话录下来,以此敲诈孙兴要钱,却反被孙兴派人痛揍一顿不说,还把他弄进了派出所。

派出所所长胡笑伟跟孙兴是一丘之貉,他先是让徐英子拿出5万块赔偿孙兴,后来又劝说徐英子当面去跟孙兴赔罪,最后导致徐英子被孙兴等人当众凌辱,徐英子为了弟弟忍辱负重,等弟弟被放出来后她去报警。

谁知弟弟却被人谋杀,最后徐英子也跳楼自尽。

可怜姐弟俩双双殒命。

最后林浩去查案,却没有查到徐英子的报案记录,可见警方内部也被孙兴收买。

剧中孙兴原型来自于当年的孙小果案件。

孙小果1975年出生,他从18岁开始,曾经多次犯下重罪。1998年2月,他因多项罪名被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死刑,立即执行。

人们都以为他已经伏法。谁料想,12年后,他却摇身一变,成了昆明多家夜店的老板。为何一个死刑犯最后却成了多家夜店的老板?成了一个谜。

2019年,中央扫黑除恶小组督导组进驻云南,经过层层追寻查明真相。原来,从孙小果的一审二审到再审,刑罚执行等多个环节都被人层层击穿,所以孙小果才能逍遥法外。

而编织出这张关系网的,是孙小果的母亲孙鹤予和他的继父李桥忠。多年来,他们利用自己有限的人脉,不惜花钱求人办事,给儿子孙小果疏通关系。所以才有了前面那样令人震惊的后果。

在这起案件中,牵扯出的公职人员数目之多,职位之高,令人震惊。

第二个麦自立失踪案

在剧中,麦自立因为被马帅一个电话叫出去后就再也没有回来,14年杳无音讯。妻子薛梅多次求救无门,在得知中央督导组要来到绿藤时,她录了视频前去告状,却被人杀害在督导组来的路上。

这起案件也是由一起真实案件改编而成。

2019年,新晃县某中学跑道内被挖出一具遗体,经辨认是学校失踪16年的邓世平。

16年前,新晃县下岗职工杜少平承包了新晃中学的操场,这个项目是他用不正当手段争取来的,所以,他要把自己花出去的钱都给收回来,于是就在工程上造假,偷工减料。

邓世平代表校方担任工程监理,他看到杜少平建造的不合格,要求返工,二人发生矛盾,杜少平怀恨在心,伙同别人将邓世平杀害,将其尸体埋于正在修建的操场下面。

当时担任校长的黄炳松多次拉拢腐蚀公职人员,以此遮掩杜少平的杀人犯罪事实,导致案子长期不能得到侦破。

最终,案件涉及的19名公职人员全部被法办。杜少平被判处死刑,黄炳松被判15年。

邓世平案件终于被破,家属面对88万元的巨额赔偿,却毅然选择了放弃。

麦自立案件就是由邓世平的冤案改编而成。且对案件进行了更深入的描写。并且在此基础上,又添加了一些情节。

第三个高明远

剧中高明远是黑恶势力的头头,他明面上是绿藤最大的投资商,实际上和部分官员勾结在一起,势力之大让人咋舌。他一个编外人士居然能够左右派出所所长的官职调动,能够将区长董耀说活埋就活埋。能够把麦自立夫妻杀害后还霸占人家的女儿,能够将被判为死刑的高赫成功改成孙兴。

他外表是一副儒商模样,可以和人谈笑喝茶,实际上心底却歹毒万分,视人命如草芥,视法律为无物。在他眼中,绿藤就是一个他说一不二的地方,他俨然是绿藤市的“王”。

他还掌握了绿藤市的媒体资源,他手下的郑毅红一篇通稿就就将孙红雷扮演的李成阳置于难堪境地。让所有古董向他发难。

实际上高明远的原型是湖南长沙的文烈宏。坊间传闻他是黑老大,他是贩卖水果起家的,后来又开赌场,设高利贷,组织了黄氏黑社会,让商贩交保护费,先后从中谋取利益上亿。

大快人心!扫黑风暴单大勇落马判刑!(文烈宏)

善大勇长沙市公安局原常务副局长、湖南省知名刑侦专家从警近40年曾荣立一二三等功八次。

2012年,文烈宏通过朋友介绍结识了善大勇,为了在长沙警方中能有一把足够有力的保护伞,文烈宏想方设法攀附拉拢善大勇,一次提现金100万,在吃饭的时候送给上当,也上当演员,也拒绝第二次文烈宏提60万港币送给单大勇,再次遭到单大勇地拒绝,对于文烈宏的为例,单大勇最初避而远之,文烈宏紧盯不放,一直在暗中等待机会。

2014年,单大勇家庭经济状况出现问题,急需用钱,看准时期的文烈宏趁虚而入,以借钱的名义送给单大勇260万元,在他曾经40年地深夜中多次出生入死,多次与犯罪分子斗争,与死神擦肩而过,上面也没有倒在犯罪分子的刀枪之下,却倒在文烈宏的躺椅炮弹之下,令人非常惋惜,和腾讯2014年10月。

张建波向长沙市公安局报案之后,已经被拉下水的单大勇对文烈宏撤案不查,同时,暗中通风报信,对文烈宏出谋划策,此后两年时间内,三次被砍杀的张建波不断奔走举报。文烈宏2016年9月,为了阻止张建波文烈宏请单大勇找个理由立案抓捕,张建波,这次单大勇犹豫了,他知道王法抓人会有怎样的风险。

但是一名执法者的底线,最终还是在黑恶势力诱惑下被突破,2016年的一个冬夜,在长沙市芙蓉北路一个偏僻的公园外,两辆汽车一前一后停在暗处,从两辆车上各下来一个人,两人一起从。后车卸下了六个箱包装,到了前面的吉普车上,六个香包里装的是一千万现金,这是文烈宏,为了让单大勇抓人而行贿的黑金,他向单大勇承诺,只要是成就,可以收到两千万的答谢,2016年11月4号,单大勇对张建波立案侦查,并采取刑拘强制措施丝毫。

300人违规将张金波采取军事居住强制措施长达六个月之久,权利在周符波成单大勇的手中变为黑伞,黑恶势力也从胆大妄为变成为所欲为,只有打掉隐藏在政法队伍内部的伞呢,网才能磨亮扫黑利剑,斩断黑恶之根,2019年1月,文烈宏因犯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行贿罪、强迫交易罪等15项罪名,数罪并罚被判处无期徒刑,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2019年6月,周符波因犯受贿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包庇纵容黑恶。

社会性质组织罪,数罪并罚被判处有期徒刑19年,单大勇因犯受贿罪、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数罪并罚被判处有期徒刑17年。

文章评论